10岁孩童上网搜“艳照” 政协委员建议实施网络分级制

  10多岁的孩子居然在网上四处搜索“艳照门”照片,所幸最后一张照片也没有找到,难以想象,如果孩子真的看到这些照片会有什么样的后果?在全国两会的一次 小组讨论会上,一位政协委员举了自己身边真实的例子说道.如何才能让“艳照门”远离我们的孩子呢?晨报就此采访了多位代表委员.

  秦绍德代表:引导学生自己学会选择

  昨日,当记者提及“艳照门”正通过网络偷偷溜进复旦校园网时,全国人大代表、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秦绍德说:“首先要有一种胸怀来接受网络,然后才能负起引导网络传播内容的责任.摒弃了网络,就等于抛弃了一个世界.”

  “我们决不可能因为校园网上有了这个东西而把校园网关掉.摆在老师面前的,是要认识网络的两面性,鱼龙混杂,泥沙俱下,然后对学生进行并不生硬的引导.”秦绍德说,我们应该着眼于启发,给校园网留有一个宽松的环境.否则学生可能走另外的网络途径,那样更不利于引导工作了.

  他说,要让学生自己学会选择,否则不但上网很失败,人生亦会很失败.校园网中,只有明显违反法律的部分,才会出动技术手段制止.

  多位委员:呼吁加强网络监管力度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著名演员巩汉林认为,“艳照门”事件直接体现了互联网内容的监管力度需要加强.“国内的媒体对青少年的保护不够,不管青少年能不能看的节目,都放在一起播放,缺乏一个限制机制.”全国政协委员崔永元持这样的观点.

  “有些内容不能完全死堵,越堵越会助长传播,但也不能完全放开,所以应该用一些方法去疏通.”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传媒大学传播学研究所所长柯惠新认为,网络是需要管理的,也应设定一定的级别,哪些东西不能给未成年人看,需要明确的标准和机制.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副校长顾也力则认为,网络分级之所以目前没有推行,可能既有技术的问题,也有意识的问题.电脑生产厂家、网吧肯定没有自发的动力搞分级,所以必须要国家通过立法和行政手段进行推动.

  黄宏委员:用健康作品引导青少年

  “分级制度不失为一个好办法,但'艳照门'暴露出来最严重的问题是,青少年思想脆弱,国民素质教育亟待加强.”全国政协委员、银川大学校长孙珩超认为,如果国民素质提高了,不管是“艳照门”还是其他什么不良的内容,都未必能引发如此的传播.而要提高国民素质,既要终身教育,也要分阶段教育.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致公党上海市委副主委、同济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院长蔡建国认为,关键在于加强对青少年本身的道德规范建设.他表示,相对其它建设而言,道德建设虽然触摸不到,但却是一种内在的自身建设,具有强大的外在驱动力和约束力.“艳照门”让很多青少年心目中的偶像破灭,这样的机会其实更应该成为真正道德建设的契机.

  全国政协委员黄宏认为,我们的荧屏需要更多感人、感恩的形象去影响青少年.他提到,目前文艺界的创作有求数量不求质量的现象存在.“一年十部戏,十年一部戏,这怎么能一样?”黄宏表示.

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